世界上伟大的医生(第七期)

2021-11-02 18:20:00 广州仁医医疗 30

图片关键词


本期仁医医疗特别邀请到北美脊柱协会主席、南加州大学脊柱外科中心联合主任Prof. Dr. med. Jeffrey C. Wang做专题访问,分享他在小镇成长的故事、他的父亲对他的深刻影响、他对准脊柱外科医生的建议以及他身兼多职的成功经验。

图片关键词

▲2018年Prof. Jeffrey C. Wang参与SEOS大会


精彩回顾

戳视频  抢先看


Jeffrey Wang教授担任2021全球脊柱大会(GSC)大会主席,2021 GSC将于11月3日至6日以线上直播+现场会议的形式在法国巴黎盛大举行。大会正式开始前,GSC还为全球外科医生和行业专业人士准备了GSC 2021线上直播会前课程(pre-courses)


注册参与GSC会前课程:

http://gsc2021.org/index.php/scientific-program/pre-courses

图片关键词


01

您为什么学医,又为什么决定专攻脊柱疾病呢?


医学总是令我很着迷,因为我知道医者助人。我在一个小镇长大,医生真的影响着我们这个小镇的日常运作。我一直都很尊重医生,觉得他们对我们小镇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就对医学产生浓厚的兴趣。

当我读完医学课程并且完成骨科医师培训时,我需要选择我的专攻领域。对我而言,脊柱手术是骨科手术领域中最复杂、最精巧的手术类型。脊柱手术的重要程度、脊柱的解剖结构,以及脊柱对人体的重要性,都让我对脊柱手术非常感兴趣。我并不是说其他骨科领域不重要,但我总是觉得脊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吸引力。

我一直都觉得脊柱对人体非常重要,所以在我规培的早期,我就对脊柱手术非常向往,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专攻脊柱外科的原因。



02


您早年的经历是如何塑造你的成功的?


我在一个非常小的小镇里长大。在小镇上长大的人会形成我们所说的小镇价值观。因为生于小镇,我不过多期望,我需要努力工作,这里没有那么多的机会,就是这些价值观塑造了我。
 
我培训的时候住的地方和我现在住的洛杉矶都是大都市,我与来自其他国家的国际人士打交道,我仍然记着那些小镇价值观,这对我来说帮助很大。因为我出身于一个小地方,我要非常明确、简要表达自己,我要很好地与人沟通,我要非常努力地工作,这样才能出人头地。
 
这些价值观塑造了我的优良品质,帮助我在职业生涯中与人打交道。所以我认为生于小镇对我有很大的帮助,因为这让我与其他人有所不同。



03


从您2014年接受Spine Surgery Today的采访中,我们了解到您的父亲是一位传奇人物,对您来说意义重大,您可否与我们分享他的故事?他教会您什么,是如何启发您的呢?


我的父亲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人。他来自中国,度过了一个非常艰难的童年。他在一个很小的小镇长大,但后来他去了大城市,来到了美国并变得非常成功。

他一直激励我要努力工作,努力成为最优秀的人,同时也要友好待人。他是世界上最亲和的人,他尊重每一个人,总是以礼待人。这也激励着我,因为我看到每个人都喜欢我的父亲。

这就是他对我的启发,我会向他学习,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以他为榜样。我时刻保持谦虚、尊重他人、友善待人,如同我的父亲,我也获得很多友谊。这丰富了我的生活,一切都归功于我的父亲,因为他确实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人



04

您能再详细和我们说说您父亲的故事吗?


对我来说,他的经历非常鼓舞人心。我父亲在乡下长大,他的家人都是农民,他们没有机会真正地接受教育,所以只能成为一个农民。但是我的父亲想要的更多,他不甘于此,他知道为了获得教育,取得更多成就,就必须离开小镇去到大城市打拼。

所以我父亲在他13岁的时候就和他的家人告别了,从此没有见过他们。当时他和他的父亲把粮食拉到城里卖了换钱,然后我祖父把钱给了我父亲,并和他告别说:“一定要记住我们,祝你好运” 。随后我祖父就回乡下了,而我父亲获得了受教育的机会。遗憾的是,我父亲一直没能回去看他的父亲,因为他的父母在他离家期间就已经去世了。

外出打拼对我父亲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机会,但他也冒了很大的风险。为了成为更好的人,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人。如果他没有这样做,今天我可能就不会拥有这些机会,很大可能我也只能在小镇上务农。



05


您可否与我们分享一个您在住院医生实习期间鼓舞你前进的故事?


在我住院医师培训期间发生了很多事,那时我在接受培训,这也是我学习的一种方式。众所周知,当事情进展顺利,病人手术后恢复得很好时,很容易让人感觉良好。但实际上令我最受鼓舞的,反而是遇到疑难病例或病人恢复不好的时候。

我印象中有些病人患有脊柱肿瘤或癌症,我们在治疗这些病人的时候,知道他们的病是无法治愈的,存活时间也有限。他们的病情很严重,有些甚至因为脊髓损伤而瘫痪。但我被他们深深激励,因为我看到他们是多么坚强。我记得有些是癌症病人,他们的家人也陪伴在侧,他们知道自己会离世,但他们一直与病魔战斗。我看着他们即使面临着艰难逆境,仍然坚持与疾病抗争、保持坚强、安抚家人,这是最鼓舞我的。

我们学习如何做手术,如何治疗病人,但我们始终要学习的是如何面对逆境,这是课本学不到的。当看到一些病人在面临真正致命疾病的时候,我备受鼓舞,因为我看到他们是多么的坚强,以及他们如何保持乐观积极。这就是鼓舞我前进的故事。



06

作为大学教授、脊柱外科医生、众多学会主席,您是如何平衡行政、临床、科研工作以及个人生活?


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,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在生活中找到适当的平衡。很多时候,当我们把大量的时间放在一件事情上,比如花时间在一个学术协会上,就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其他方面。对我来说,平衡状态就是,投入足够时间和精力以确保所做的一切都有高质量,并且不会影响到其他方面。

我们都知道,如果平衡不好,就像你工作很努力,自然你的家庭会受到影响,或者如果你把太多的时间放在家庭上,那你就没有时间花在你的工作或学会上。你要学会平衡好一切。一旦你知道有一方面是你做得不够或者你没有花足够时间的,你要及时发现,并确保你在这方面投入足够的时间和精力。

所以你要了解你在做什么,要知道你做了什么,以及它如何影响你生活中的其他方面,并且努力保持这种平衡。你要意识到,如果平衡被打破,这样你也可以重新调整它。

对我来说,保持这种平衡的秘诀是尽可能高效地处理事情。比如说,你收到邮件后,就及时回复邮件,虽然当下你可能要多花几分钟来处理完所有邮件。很多时候,我们遇到事情会说:“我后面再处理它。”读了邮件,然后推后再处理。

我们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,一次性做完、做对。如果你是主席,比如我是北美脊柱协会(NASS)的主席, 如果协会出现了某些问题,我就要花很多时间去处理它,你知道这会花费你大量时间,就会失去平衡,对吗?

那你就必须快速弄清楚,找出最有效的解决方法,然后把问题处理完。在不牺牲质量的前提下,如果你能高效且迅速地完成,那么你就能平衡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事情。



07


作为多个领先医学学会的活跃成员,您参加过许多国内外的学术活动,这对您的职业生涯有何帮助?


这些经历很有意思。如你所说,我一直是许多医学学会的成员,我一直担任领导职务,并与世界各地的不同学会合作,这花费了我很多时间。很多人都在感谢我的努力,很多学会也感谢我的付出。但他们不了解的是,我反而应该感谢他们,因为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,而这也帮助了我。

当你组织或带领一个委员会,当你在一个学会的理事会中任职,或者组织一场会议,又或者成为一个学会的主席时,你与这么多了不起的人一起工作,实际上学到的东西比你所付出的更多。

我们常说:我们得到的远比我们付出的多。尽管我为各个学会付出了很多时间,但我学到了更多,这些有助于我的个人发展。当我成功地带领人们完成某些事情时,我学会了如何领导他人,这是我平常无法学到的。人不能通过观看一场讲座而学会如何领导他人,而要通过实践来学习。所以通过与这些学会合作,塑造了更好的我,让我更加完美。它教会我如何领导,如何管理,如何带动人们参与,如何获得他人的共识以及他人的支持,这些经历教会我的比我学到的更多。我确实从各种各样的任务中学到了许多。



08

新冠肺炎疫情现在是医疗领域最大挑战之一,您认为这对您的科室和医院有何影响?


新冠疫情的影响是巨大的,它影响了世界上的每个人,它影响了我们的医院,还有其他各地的医院。起初我们医院也陷入混乱,人们都很恐慌。2020年3月,我们医院关闭了大概一个月。但随后,我们医院就恢复正常,甚至比以前更忙了,我们采取了许多的防护措施。疫情只是影响了我们的日常工作,我们只需采取各种防护措施。

但我要说的是,我看到疫情带给我们医院的影响,我相信大多数医院都意识到这一点,那就是当医院陷入危机中时,最初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,因为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。当这样的危机出现时,我在我们医院看到的是,领导者会带头站出来,发挥着领导力带领我们前进。当疫情突袭我们的脊柱中心时,我们采取了非常积极的应对方案,提醒病人、及时关闭医院,像所有医院一样,采取了各种安全防护措施,我们所做的与其他大学医院所做的都一样,我称之为“幕后”。

和其他医院一样,有这么一群沉着冷静的人,他们是真正的领导者,是有领导才能的人。他们带领人们,让每个人都冷静下来,正是他们的领导力让我们度过了这次疫情。

我认为我们所学到的所有东西,与学会合作、组织会议,与他人合作,所有这些都与领导力相关。疫情是一个将领导力付诸行动的机会,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展示机会。因为我们没有恐慌,我们有序地进行工作。至少在我们的脊柱中心,我看到我们展示了强大的领导力。



09

至今您最自豪的职业成就是什么,为什么?


我在很多学会任职过,我曾担任过许多学会的主席,参与许多学会内的工作。但最让我感到自豪的是,我实现了我生活的平衡。我的意思是,很多时候,人只能做一或两件事。例如,忙于做手术那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做研究。或者过多投入到手术和研究中,那就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伴家人。再或者忙于做手术,就不能成为一个学会的主席或到处旅行。

我感到最自豪的事情是,我能够实现这种多任务的平衡,这意味着我能够同时做很多事情。而且我认为,我做的每一件事,我都能够做得非常好,至少我对自己是非常满意的。我能够实现这种平衡,我仍然忙于临床工作,同时做了很多手术。尽管我是最忙的外科医生之一,我仍然能够四处旅行,并成为学会主席与各学会一同合作,尽管我忙于所有这些工作和手术,我仍然可以加入一个非常忙碌的研究实验室,还发表了许多研究报告。尽管我做了所有这些工作,我还能很愉快地平衡家庭和我的娱乐活动。

所以我不是只为一件事而感到骄傲,我是为我所做的所有事情而感到骄傲,我可以做如此多的事情,我能够把它们做得很好,我认为我在所有这些领域都很成功,这是让我感到最满意的地方。



10


您对准备开始当脊柱外科医生的学生有什么建议?


我给学生的建议是,设定一些可实现的目标,这样你就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。很多时候,人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,最终的目标是什么。你没有必要设定一个25年的目标,你可以设定一个1年的目标。在未来1年内,我要做这件事。未来3年内,我要做那件事。未来5年内,我要完成这个目标。这样你就知道如何调整你的方向。

所以,第一件事是,我希望你先设定一些目标。同时,第二件事是,你要明白你的目标是可以改变的。你要诚实地面对自己,你要做你所热衷的事情。有时随着你年龄的增长,或在职业生涯中慢慢进步,你的目标是会随之改变,你的优先事项会改变。但不要害怕改变你的目标,你要坦诚地面对自己。

我想要给的最后一个建议是,你要努力工作、保持谦虚。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你不能空口说我想成为学会的主席,而不付出任何努力。我想成为镇上最著名的脊柱外科医生,但不投入工作。你要保持谦虚,努力工作,尊重他人,以及尊重你的病人。



11

假如您不从医的话,您会从事什么行业?


这个问题很有意思,你知道我喜欢与人交谈,当我与我的病人交谈、参加一些医学会议或出席国际活动时,我发现我很喜欢也很擅长与人打交道。

当我去一些不讲英语的国家时,即使我不会说他们的语言,他们告诉我说,他们还是可以理解我的话,或许是因为我喜欢与人沟通。

所以如果我从商,比如去做国际业务,我想我会干得很好。在沟通这方面,或许我会成为一名律师,因为在法律层面与人沟通,必须非常简明扼要。显然,以我现在拥有的沟通技能,这些职业是我会选择的。但如果我不当医生,我会想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或摇滚乐手。



12

 除了学医外,您还有什么兴趣爱好?


我的爱好非常多。有很多人说,他们退休后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。但我可以告诉你,我很清楚我退休后想做什么,我喜欢做的事情非常多。

我每天保持锻炼,每周打两次篮球,每天做举重运动、跑步,我喜欢做运动,我也开始打高尔夫。我会玩音乐,弹吉他,我喜欢我的音乐。我喜欢旅行,我喜欢与人交流。我喜欢电子产品,追最新的电子产品。所以我想说,我有很多爱好,大多数都是与运动相关的。当我退休后,我可以很容易就找到其他事情做。


图片关键词